昌江黎族 【切换城市】

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租客惠的初心!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9月17日 13:58

租客网推出租客惠版块后,海量商家陆续进驻,商家们也在和租客惠合作后有了不少体会。

01热干面再香,抵不过租客惠的券香

我们两兄弟从15年到深圳就开始经营这家热干面店铺,初来乍到的没什么名气,生意惨淡。我俩就凭那股热血和韧劲坚持了下来,也积攒了一些回头客,但是始终打不开更大的市场。

我们在租客网上租的房子,刚好看到租客网推出了租客惠版块,又不收我们的入驻费用,我们就赶紧加入了。之后就有不少附近的人群看到租客惠上的推荐领了优惠券过来,我们的热干面也被更多人尝到了,现在生意越来越好,收入很稳定。我们会不忘初心,把一碗碗热干面做好,把一天天日子过好,挣够了钱回老家盖房子。

——租客惠商家,热干面小铺许氏兄弟

 

02这杯咖啡是我安逸的中年况味

我曾经是深圳的一名程序员,也曾在无数个日夜里拼命挥洒过汗水,租住在温馨的小公寓里,向着未知的前程奔跑。所幸的是,专业不错的我,通过程序员的工作攒了不少钱。但是年岁渐长,身体也渐渐疲倦,我开始寻求另一种安逸的生活方式。

但是深圳这座城市太吸引我了,我还是想要留在这,所以我用身上的积蓄开了这家咖啡馆。从坐在办公室里喝纸杯咖啡,变成了坐在咖啡馆里冲咖啡。但是由于我的直男思维,不懂经营的门道,一开始的生意没什么起色,每日的进账连店租都维持不了。这时我想到了入驻租客惠,果然,不久以后,周围写字楼的白领等人群开始由租客惠关注到我的咖啡馆,我的店铺生意变的有声有色。看着每日的进账流水,我感受到了稳稳的幸福。

——租客惠商家,咖啡馆店主李先生

 

03只有渣男才健身?

有着创业梦想的我根据自己的特长开了这家健身房,我的理想很丰满,但是现实很骨感,来健身房办卡的寥寥无几,散出去雪花般的单页却很少有顾客愿意进店看看。网络上关于“健身即渣男”的热议不断,我的健身房却冷冷清清。

后来想到了利用互联网的方式来提高自己店铺的曝光率,经过多方权衡,我选择了入驻租客惠,不会收取我的入驻费用,平台给予我店铺的曝光机会也多,引流效果很不错。健身需求还是有的嘿嘿,之前是我缺乏有效的宣传途径,相信我的健身房会越做越好。

——租客惠商家,健身房店主甘先生

 

04老地方,好地方

在深圳读的大学,在校时对烧烤情有独钟,所以毕业后,我庸碌了两年就打起了开烧烤店的主意。于是我把店铺开在了我租住的小区附近,不远处也有个商区,我相信这里的客流量应该还不错,就自信满满的干了起来。

我家烧烤的味道是真不错,价格也实惠,所以还是有不少我苦心拉来的回头客照顾我的生意,但是来来回回也就那么几个客人,与我设想的火爆场景相差甚远。这些情况在我入驻租客惠之后就发生了扭转,有许多顾客在浏览租客惠时发现了我这家“宝藏店铺”,拿着优惠券纷纷过来消费。扫桌上的租客惠二维码付款,也省了许多顾客排队结账的烦恼。而且付款秒到账,收款不扣点。真真正正把我这家烧烤的“老地方”变成了“好地方”。

——租客惠商家,烧烤店主二丫

 

租客惠的初心就是帮助商家宣传品牌,提升销量,为租客网的广大租客和用户提供一个高性价比的优质生活圈,互利共惠。祝愿所有入驻商家和平台租客悦享品质生活。

相关推荐

来深5年,房租4000,存款为0

深圳外来人口几百万,租房,成了不可避免的事情。经常有人抱怨说,房租差点就占了工资的一半,住的还是普通的城中村单间,采光不好,条件简陋。或者为了省房租,他们搬到地铁线路的末端,比如固戍、后瑞、福永、桥头…每天通勤时间2小时以上。于是很多人心里都有了一个想法:等我月薪过万了、等我有钱了,一定要住离公司更近的、更好的房子。但那些月薪过万的深圳人,真的住得离公司更近、环境更好吗?01.房租4000,但来深5年,存款为0小G是典型的“精致穷”女孩,一直以来,她对居住环境都有自己的要求。哪怕是曾经城中村的小单间,她也会精心把屋子布置得更加美观舒适。随着工资的增长,她从西乡850元的小单间,到白石洲2000多的一房一厅,再到现在住到了南山4000元的一房一厅公寓中。房子的采光得好,她会给窗户装上文艺清新的窗帘,购置北欧风吧台,周末的时候邀请朋友,在窗边看看风景,喝点小酒,聊聊天。虽然平时没多少时间做饭,却也会购买整套的餐具,因为拍起照来特别好看。平时,她还经常和朋友约饭、到各地去玩,朋友圈的生活精彩多姿,看得让人甚是羡慕。不过追求高品质的生活,也有一点坏处:她来深5年,存款为0。本来“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这样的情况也还是能接受。直到公司因为疫情连续减薪了两个月,经济压力一下子大起来,她才觉得需要“节约”一点了。不过即使工资变少,她也不想“居住环境降级”,她宁愿搬到更远一点的地方去,比如福永。两三千一房一厅,比现在便宜不少。02.房租750,因为月薪过万还是不够虽然深圳平均工资两年前就已经过万,但依然有很多人表示自己是“被平均”了,从我们的留言来看,一个月拿四到六千的,大有人在。于是很多人会觉得,月薪过万,在深圳已经很不错了。但对小伟来说,月薪过万,还是远远不够。因此,他选择住在龙华的城中村里,小小的一房一厅,房租才750。搬进来时是空房,家具都是自己买的。那边的房租不算高,但他有的朋友工资和他差不多,却选择住更好的,要1600多。以小伟的条件,其实也能承担起这样的房子,但是他觉得钱还是不够,“因为已经不是那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年纪了。”他这样说。92年出生的他,父母慢慢老去,不再工作,没什么收入,小病小痛开始多了起来;他有女朋友,虽然没结婚,但也要考虑一下未来的生活了…房租虽不多,但其他消费也不可避免,请朋友吃饭喝酒、和女朋友约会、买衣服等,一点一点的就花没了。所以他觉得,在深圳月薪过万,还是远远不够。他表示,如果钱再多点,他也想住得更好。来深圳三四年了,他也一直在寻找更好的工作机会,每次通过跳槽,他的工资都会有所上涨,而他的目标,是希望以后的收入能够更高,存多点钱,不然在深圳,也就没意义了。03.月薪过万,其实也住不了多好其实月薪过万,大多数人住得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那么贵。如果想通勤时间短一点,只能花多点钱住得离公司近点,但花三四千,住的地方也并没有特别好。所以很多人宁愿选择远一点的地方,用更少的钱,住更好的房子。只是,要牺牲一下通勤时间。住在五和的X先生和太太,住着不到3000的复式单间,每天上下班都要花一个小时。房子稍微有点小,但布置得十分温馨文艺。住在上塘的小白,一个人租了1600的一房一厅,养了两只猫,还有大飘窗,可以看到美丽的夕阳。但是他上班得走一公里多才能到地铁站,而且坐4号线,还要在会展中心换乘到车公庙,你懂得…以前小编觉得,月薪过万,就可以选择离公司近一点的地方住,每天可以睡多一会、早点回家,但现在发现当初还是太单纯了。看了那么多月薪过万的深圳人住的房子,其实可以看到,大部分人和我们月薪几千住的环境也并没有差多少,也是1号线、4号线、5号线...的末端。在西乡、龙华等一些离地铁站一公里多的城中村,甚至有七八百的房子。在深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依然有人月薪一万多,选择住三四千的公寓,过着精致小资的生活,每天过得很快活。也有人月薪过万,房租却只花1000-2000,把房子当成睡觉的地方。比起住的好,他们更愿意存多点钱。房子是租来的,生活是自己的,能让自己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2020年04月27日 09:46

世卫组织帮助也门增设3处病毒检测实验室

当地时间24日,世界卫生组织驻也门代表阿尔塔夫·穆萨尼发表视频声明说,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世卫组织团队正在帮助也门改善基础医疗条件。阿尔塔夫·穆萨尼在视频声明中说,病毒检测是核心任务,目前世卫组织团队在萨那、亚丁和穆卡拉设有病毒检测实验室,未来几天内还将会在塔伊兹、荷台达、赛勇增设3处病毒检测实验室。也门目前共有6700个病毒检测试剂盒,期待不久后达到30000个。阿尔塔夫还表示,世卫组织团队正在与当地医疗卫生部门人员密切合作,已经确定有37家医院可以投入接收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不过在这37家医院中,有几家医院仍缺少呼吸机、病床、防护设备以及医疗人员。受战乱影响,也门有超过半数医疗机构停止运营。本月10日,也门哈德拉毛省出现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面对疫情威胁,本月初,沙特阿拉伯领导的多国联军和胡塞武装宣布实施停火,但一些地区的军事冲突仍在持续。

2020年04月27日 01:22

思瑞浦冲刺科创板:神秘“客户A”贡献六成营收,上市前夕华为子公司入股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徐超见习记者王颖无锡报道近日,思瑞浦微电子科技(苏州)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思瑞浦”)的科创板上市申请获得受理。据了解,思瑞浦主营业务为模拟集成电路芯片的研发和销售。招股书介绍,思瑞浦的模拟芯片产品已进入众多知名客户的供应链体系,包括中兴、海尔、宁德时代、海康威视、科大讯飞等。而从股权结构看,思瑞浦无实际控制人,第一大股东是知名的半导体投资基金华芯创投。值得关注的是,思瑞浦还与华为是关联方,在思瑞浦接受上市辅导的半年前,华为新设全资子公司哈勃科技入股思瑞浦,成为第六大股东,持股比例8%。思瑞浦于2016年挂牌新三板,证券代码为837539,目前仍是新三板挂牌状态。“这不影响它申请科创板上市。对于挂牌公司申报IPO,涉及在新三板的信息披露、停复牌、终止挂牌等事项的办理,目前已有成熟的制度安排,对申报科创板上市的挂牌公司同样适用,可正常办理。这在2019年3月就开始推行。”从事金融服务业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业绩波动大财务数据显示,报告期内(2016年-2019年),思瑞浦营收分别为1.12亿元、1.14亿元、3.04亿元,2018年和2019年营收增幅分别为1.91%和166.47%。2019年公司营收上升的主要原因为,自2016年至2018年,公司先后进行了新系列转换器产品和新系列线性产品的开发,2019年该产品销售开始放量。2016年—2019年,思瑞浦实现归母净利润512.47万元、-888.94万元、7098.02万元,2018年公司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273.46%,2019年就扭亏为盈,归母净利润增幅达898.48%。思瑞浦表示,净利润先降后升的主要原因是公司在2018年加大了研发及销售方面的投入,在收入成本较上年变动不大的情况下,研发费用及销售费用分别增加1208.24万元和387.66万元,导致净利润较上年有所下降;2019年,营业收入较上年增长较多,导致净利润较上年增长较大。思瑞浦的主营业务收入构成分为信号链模拟芯片和电源管理模拟芯片两部分。其中,信号链模拟芯片(包括线性产品、转换器产品、接口产品)在公司近三年营收中的占比分别为99.81%、99.77%、97.92%;电源管理模拟芯片收入占比分别为0.19%、0.23%、2.08%。思瑞浦表示,信号链模拟芯片产品销售均价在2019年度较2018年度有明显的上升,主要系产品结构变化所致。2019年度公司向通信市场销售的产品开始放量,且所销售的产品技术含量和集成度较高,导致成本较高,因此销售均价高于公司以往销售的其他型号。2019年,公司信号链模拟芯片收入2.97亿元,是上一年该产品收入的2.6倍。信号链模拟芯片的价格也同比提升了96%,从2018年0.28元/颗提升至2019年的0.56元/颗。第一大客户营收占比近六成细究思瑞浦2019年营收暴增近两倍的原因,除了前述思瑞浦所称“产品结构变化”,或与其2019年新增的第一大客户——“客户A”有关。2017-2019年,公司向前五名客户合计销售金额占当期销售总额的比例分别为42.06%、45.74%、73.50%,公司第一大客户占当期销售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3.09%、12.06%、57.13%。显然,2019年度前五大客户销售额占比陡增是因第一大客户占当期销售总额的比例较高所致。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思瑞浦近三年前五大客户名单,2017-2018年,思瑞浦的前五大客户较为稳定,分别上海三目宝、深圳中电、广州周立功、深圳沃莱特和上海蓝伯科,仅排名不同。而2019年前五大客户则新增了客户A和深圳中兴康讯。其中,未披露公司名称的客户A颇为神秘。客户A为思瑞浦关联方,2019年一跃成为思瑞浦第一大客户,思瑞浦对其销售金额1.73亿元,在营收中占比高达57.13%。深圳中兴康讯亦为中兴公司关联公司,思瑞浦2019年对其销售金额1284.89万元,在营收中占比4.23%。对于客户A的身份,《华夏时报》记者致电思瑞浦,其工作人员表示会转达给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未有公司人士联系本报记者。不过,思瑞浦工作人员日前曾对媒体表示:“客户A全称已申请豁免披露。公司与客户A之间的合作合理合规,不存在赊销做大营收。”根据招股书中对客户A的描述,该公司为本土的系统厂商,2016年开始,思瑞浦与其建立合作关系,着手为其开发多种高难度的模拟芯片;2017年底,思瑞浦获得客户A合格供应商认证;2018年底,思瑞浦获得客户A认可而开始被其采购;2019年度,客户A向思瑞浦的采购开始放量,成为思瑞浦第一大客户。报告期内,公司向客户A销售的产品已用于其终端产品中。思瑞浦强调,虽然公司对客户A的销售额占当年总收入的比例超过50%,但公司对其他重要客户的销售额同样有所增长,故不存在严重依赖少数客户的情况。华为供应链国产替代再下一环招股书显示,思瑞浦股权结构较为分散,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第一大股东为华芯创投,一支专门定位于半导体业的投资基金,投持股比例为24.74%,未超过30%,且根据公司目前的实际经营管理情况,公司重要决策均属于各方共同参与决策。住的注意的是,思瑞浦第六大股东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哈勃科技”),是华为全资子公司。2019年4月1日,思瑞浦召开股东大会决议同意增发股份,增发部分由哈勃科技全部认购;5月15日,思瑞浦原股东与哈勃科技签署《投资协议》,确定哈勃科技认购金额合计7200万元,单价32.13元/股。自成立以来,哈勃先后投资了第三代半导体材料碳化硅龙头企业山东天岳、专注晶圆级光芯片的鲲游光电、高速传输芯片设计公司新港海岸等。显然,哈勃的投资专注于华为供应链上下游国产替代的需求,而对思瑞浦的投资,也是这条产业链上的一环。《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此前多家券商在研报中将思瑞浦视为模拟芯片的国产替代标的,不过,其产品与国际龙头企业相比应仍存在不小的差距。思瑞浦在招股书中坦言,与国际模拟芯片企业相比,中国本土公司发展时间较短,在技术储备和产品种类上仍存在一定差距,导致产品结构的多样性不足。在高精度运放、低噪声仪表放大器、高速接口芯片、高性能电源管理、高速ADC芯片等高端模拟芯片细分领域,国内模拟集成电路设计行业在设计环境、设计工具、设计人才和设计经验等核心技术方面与世界先进水平还存在较大差距。“但是在半导体核心器件国产替代加速以及下游终端应用爆发大背景下,相关企业将充分受益。虽然没有数字芯片那样大赚眼球,但模拟芯片应用场景广泛,5G、AIoT和自动驾驶等热门领域,均是模拟芯片未来的机遇。当前,华为等终端厂商正在推进核心器件国产化,模拟芯片国产替代将是大势所趋。”高端制造行业分析师张雨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2020年04月25日 11:58